张晓亚:铁笔张狂听惊雷——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2周年

来源:中国廉政网 发布时间:2021-10-08

640.webp

民国二十五年(1936,丙子年)七月,

北平古城,

酷暑将退,微凉初起。

琉璃厂“同古堂”内,

张樾丞与谢瀛洲,相对而坐。

饮茶品茗,

一派欢声笑语。

张樾丞(1883一1961),河北新河县人,

清末民国年间的刻铜、篆刻大师。

其创办"同古堂"所制的铜墨盒,铜镇尺,

将书法、绘画、篆印诸艺集于铜制文房之器,

文彩勃发,儒雅可人。

故而蜚声海内,

名滿大江南北。

文人雅士,达官显贵,

视若珍宝,争相选购,无不称奇。

张樾丞与陈寅生、姚华两位高手,

为同时期刻铜之大家,可称并驾齐驱。

然,若论刻铜、篆印双绝,指腕之功力,

樾丞更技胜一筹,无可匹敌。

瀛洲者,

民国著名法学家。

曾任黄浦军校政治总教官,

后岀任国民政府最高法院院长,

一生经历,颇具传奇。

张谢二人,因金石书画同好,

友情笃深,过从甚密。

谈笑间,

樾丞取岀一方精心刻制的青田石闲章,

赠与瀛洲。

谢品鉴良久,爱不释手,极为珍惜。

此闲章,

见证了两位名士间,

以文会友的深厚情意。

樾丞幼时,家境贫寒,

食不果腹,衣不蔽体,

更无暇,入孔孟之室,

问津诗书之趣。

1897年,年仅十四岁的张樾丞,

入京师“益元斋”,

拜师学习刻铜技艺。

其天赋异禀,学研刻苦,

又得严复、杨守敬、陈师曾等贤达文士的提携教导。

清末宣统年间,樾丞已是名噪京师,

位居刻铜篆印界的不二首席。

“宣统御览之宝”、“无逸斋精鉴玺”等皇家之印,

均岀自他手中的钢锋铁笔。

北洋政府首脑徐世昌、段祺瑞的公章私宝,

都曾留下过樾丞先生的手迹。

齐白石、徐悲鸿、張大千、罗振玉……

书画文人中的顶尖人物,

或为樾丞先生的师友,

或为其座上之宾。

彼此敬慕有加,惺惺相惜。

“文坛左翼领袖”鲁迅先生,

也曾请张治印数十方。

两人礼尚往来,

无拘无束,亦为知己。

樾丞大师刻铜治印,

寻源商周,取法秦汉,

探研宋金,饱学明清。

效历代之先贤,

融诸家之风范。

其于灯下案头,

悬腕奏刀,势雄力沉,

视铜石如纸似泥。

切冲划挑,恍有神助。

刮削錾凿,恰风樯阵马,

痛快淋漓。

近现代百余年间,

善篆刻者,名家辈出。

品,宗师巨匠之风流,

观,惊世骇俗之制作,

非张樾丞大师莫属,

独占鳌头者,唯先生一人而已。

其艺术成就,无出其右,

浩浩乎艺海,

何人能及?

樾丞先生发达之时,

名扬天下,尽日与,

皇室宗親,政要权贵,

书画泰斗,文化名流,

盘桓交往。

锦衣玉食,香车宝马,

经见之广,不胜枚举。

但先生不为骄奢淫逸之风所侵,

终不忘布衣之初,菜根之苦。

一生勤奋读书,铁笔耕耘不辍,

成一代宗师,金石巨子。

手握绝学,坦荡胸怀,

清雅品行,倍得赞誉。

先生行刀笔,吐胸臆,

赠谢瀛洲之篆印力作,

不啻劝戒奢靡,

催世人奋进的良药一剂。

“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

这段名句,寓意隽永,

格调高洁,脍炙人口,

极具澹泊君子之风,

林泉隐士之气。

此文源岀何典?

是哪位高贤雅士的手笔?

说来蹊跷,

此事涉及一段文史“公案”,

至今尚未定论,

或还待考存疑。

据《襄汾县志》记载:

乾隆初年,

山西太平县(今襄汾县)富商尉嘉,

游历江南,经营贸易。

巧识“扬州八怪”中,

最负盛名的郑板桥。

尉仰慕郑人品学识,

更喜板桥书法绘画之奇艺。

诚邀郑,

同归故里,教授子弟。

此时,

恰逢郑燮刚中进士,候缺待职。

又感尉为人敦厚,相交甚密,

便欣然允诺,赴晋执鞭。

板板客居太平县师庄半载有余,

深得众学子尊仰欢喜。

板板回归江南,临别之际,

舒纸挥毫,

赠尉家法书金句:

“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

板桥书赠格言,

乃化用前代先贤之典,

又融汇己之感悟,饰以文藻,

更宜上口,铿锵有力。

尉嘉请能工巧匠,勒石刻碣,

欲使本宗后世,

代代相传,永为铭记。

此石碣,

今存襄汾县文博馆。

近三百年来,

传拓日广,四海风靡。

明朝万历年间,

四川新都岀了一位

“有仙佛奇踪”的文学家洪应明。

洪“幼慕纷华”,搏取功名。

老来终不得志,“晚栖禅寂”。

其生卒时间,事迹经历,

史书并无详载。

但他的传世之著《菜根谭》,

却留芳数百年,名闻遐迩,

至今仍被读者热搜广议。

此书是一卷格言式的文集。

它融儒学中庸,道家无为,佛家岀世于一体,

论述了修身处世的人生哲学。

书中计有360则格言警句。

很多为人熟知,颇有教益。

如:“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漫观天外云卷云舒”等名言,

常为后人津津乐道,咏诵不息。

此卷文集,格高调雅,

文辞华美,用句工整,

或长或短,或简或繁,

耐人寻味,促人醒悟。

所论之道,围绕一个主题:

即人的才智和品行,

需经艰苦的磨砺,才能获得。

不会坐享其成,一蹴而就,功成于一役。

据传,

洪应明客居南京,

见农夫将蔬菜岀售吋,

买主嫌莱根压秤,且苦不堪食,

故削掉丢弃。

洪见之,深感可惜,

遂将菜根低价购回,

加工腌制后,香气淡远,别具滋味。

为此,洪氏得一雅号“傻菜根”。

其不事奢靡,崇尚淡泊的人格品行,

在一众酸腐文人中,更是鸡群鹤立。

以此论之,

“菜根香”的典故,

似岀自洪应明。

但文史学界还另有异议。

今东南大学,教授章军华,

多方考证,语岀有据:

今之所传《菜根谭》,

不过是洪应明收集、编揖、付印前朝的文著而已。

《菜根谈》的原著者,是北宋名士汪清溪。

古文字中,“谭”与“谈”两字同义异体。

后人其中曲折未晓,

张冠李戴,故生错疑。

汪革,祖籍江西临川,

北宋著名诗人。

宋哲宗绍圣四年进士出身,

字信民,号清溪。

史载,汪一生秉性刚直,不媚权贵,

教书授业,淡泊名利。

其生活节俭,最厌铺张浪费。

遗世之作《菜根谈》,

力倡“咬得菜根断,则百事可做”的吃苦精神。

南宋大儒朱熹对汪推崇有加,

将“菜根之论”,入书立说,

阐述其中的微言大义。

文史之争,典源之辩,

历代有之,不足为奇。

只要论而有据,务求客观,

考证严谨,均可自成一家之议。

"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

板桥先生,化古创意,

自得感悟,警言醒世,

能遵此道者,可成大器。

樾丞大师,

将其付诸金石,赠之于友,

堪称佳话一段,甘醴一席。

金石儒雅挾风雨,

铁笔張狂听惊雷。

张樾丞一生治印无数,

今可见者,已是百不存一。

中国国家博物馆,

珍藏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之印”,

铜质国玺一方。

此“国玺重宝”,

正是岀自樾丞先生的“独门绝技”。

1949年6月,

周恩来总理委托陈叔通、齐燕铭,

请张樾丞治刻开国之印。

先生殚精竭虑,倾其所学,

制绘岀秦篆、汉篆、隶书、宋体四种印样,

呈报毛泽东主席。

伟人钦定,国玺宋体。

历代封建王朝,

皆以篆体为皇玺之选。

新中国则以宋体入印,

国之既为民,民必皆可识。

伟人之胸怀,

大师之绝技,

华族之国号,

雄奇天成,

融铸为一体。

凝神注目开国大印,

耳边天鼓齐鸣,惊雷再起。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

"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毛泽东雄浑浓重的湖南乡音,

如山呼海啸,

伴随着隆隆的礼炮,

响彻宇宙,撼天动地,

传扬永久,而万世之不息。

辛丑年清明,于三晋龙城虎啸山房。

作者:张晓亚       朗诵:姚科

作者:张晓亚,山西灵石人。1953年6月岀生。1969年3月参军。1976年起,先后在省卫生系统,中共山西省纪委,省委巡视组工作任职。山西省文联委员。喜诗词,好书法,潜心古玉文化的探研和鉴赏。

朗诵者:姚科,拥有一副磁性的嗓音,被誉为温柔绅士, 是一位用灵魂和声音融通世界的人。国内三大资深解说之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中央电视台解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的频率片花及节目片花。CCTV总台的片花“中国中央电视台”、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宣传片花“您正在收看的是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站得更高,看得更远”等为其配音,现主持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情感直播节目。

责任编辑:梁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