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青梅:抗疫公益岗

来源:中廉传媒网 发布时间:2021-10-14

题记:2021年8月初,新冠病毒又一次开始在中国某地区侵害人类。为了防止疫情传染,控制高风险地区人员的流动,各地都实行了设立卡点,严禁防范的老办法。因此,抗疫期间造就出很多个不计个人得失的无名英雄。

闲不住的胡爱莲正愁着这大热的中伏天儿,找不到适合自己干的活儿,因为田里已经上了控释肥,打了除草剂,这是种田人的农闲时节,她在村里的环卫公益岗一周才打扫两次卫生,一村干部找到她,递给她一包一次性医用口罩说,为了执行上级领导布置的首要任务,保护好咱村村民的健康安全,打好抗疫这一仗,咱村头东西南北四个大路口各设了一道卡,只靠村委会成员人手不够,需要贫困户配合轮流值班。主要就是让进来的戴口罩,人登记签名。

胡爱莲听了想都没想,伸手接过村干部手中的蓝色口罩,不屑一顾滴说,中,领导让干啥就干啥。她心里想,不就是坐在阴凉处看路口进进出出的人吗?这是她干过的活中最容易最轻松的活了,比起抱着个扫帚扫大街不知道会轻松多少倍。

胡爱莲是残疾人,小时候因患小儿麻痹症造成一只手严重变形,腿脚走路一瘸一拐。但她心灵手巧,那只健康的手连针线活都做得又快又好。她没有文化,用她自己的话说从小到大连学屋门都没有踩过。她是文盲也是法盲,并且还不懂得什么新冠病毒德尔塔有多厉害,只是十分愿意听干部的话,服从领导安排。她从心里非常领共产党的情,感恩着共产党给她家的照顾。人到中年的她赶上了好时候。她男人也算个残疾,是秃头。她的两个孩子身体倒是健全,但学习成绩不好,中学没读完,都早早辍学了。但他们这样的家庭连续十来年都享受着政府的生活补贴,最近这几年又上了环保公益岗,每月都有几百块钱的固定收入。

这天一大早,胡爱莲就高高兴兴地上岗了,确切的说是接换夜里值班的村干部。

这个所谓的关卡其实就是一条很长的粗麻绳从路的那一边扯到了这一边,余下的一截在值班人手里握着,旁边放了一张办公桌,桌上放着笔记本和笔。进村的人只需要在本子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值班人只需要把手中的绳子放松到地上,放签了名的人过去,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事情,胡爱莲心里乐得直想笑。

不就让路过的人签个名,留下通信地址吗?现在疫情当前大家都懂得这道程序的重要。一上午路过的人都配合的很好。可吃午饭的时候,爱莲轻松的心情就开始慢慢的收紧。她身处的阴凉越来越小,小到了一把油纸伞的笼罩不严的空间,烈日当空,仿佛把风都煮熟了,呼呼的热气围着她,她感到浑身火烧火燎的难受。这时候偏偏来了个豪横的,开着个黑色的轿车不但不下车还发疯的鸣笛示威,活脱脱一副如果不放他过去,他就要大胆的撞断绳子冲过去的架势。

爱莲嘴里说你下来签个名就放你过去了,手上却一下把麻绳拉的更紧了。司机打开车窗叫嚷,我不用签,我是从镇上来的。

爱莲说,你从哪儿来的都得签,不签你今天就别想从这儿过去。

司机蛮横滴说,我今天就不签,你快点放我过去。爱莲也霸气滴说,我今天就不放,有本事你撞啊!司机气急败坏滴说,这么热的天你非得让我下去,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认死理的娘们儿。

爱莲想,这家伙一看就是没出过力受过罪,不能吃苦的有钱人,下来签个名能热死你呀?而此时爱莲的男人还在高高的房顶上给人家摸灰上瓦咧。爱莲说我就这么认死理,当官儿的让我咋做我就咋做。谁不签名就说明谁有问题。你今天就是给我一百块钱我也不会让你过去。     司机往四周看看只有她一个没见识的女人,突然改变口气说,原来你是想要钱啊!好,把本子和笔给我拿来,我在车里签。爱莲说在车里签也算签了呀,但我也不会要你的钱。爱莲站起身,一瘸一拐的把签名用的本子和笔递到车窗内,感觉脚上的塑料拖鞋像趟在火里。

司机边签名边说,这就对了,要钱不成犯罪了吗?说完把手里的东西往窗外一送,立刻关上了车窗。

司机一加油门,汽车就霸气地开走了。爱莲望着冒着白烟跑走的车屁股,不但不觉得委屈,相反心里还充满了胜利感。她此刻满足于她独自完成了领导交给她的任务,没有放一个违规的人过去。虽然她感到很热,汗水在脸上像虫子爬一样的流淌。她四下看看,四周都是暴晒的阳光,没有一处阴凉。只有等替班的回家吃饭回来,她才能回家坐在电风扇前凉快凉快。(濮阳市濮阳县梁庄镇前张温村  孟青梅)

责任编辑:梁琴